• 遭报应了

    2009-03-05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aoming1987-logs/36140276.html

          我的车子以40公里/小时以上的速度从山上冲下来,骑在前面的两个朋友已经在远处休息,其中一个还拿着相机拍。在A点突然发现前面三米处路断了,是一个半米多的垂直落差,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眼睛看到地面离我越来越近,还来不及害怕整个人就实实在在的砸在砂石路上,没有痛感,只有一个感觉,我是脸先着的地。等我翻过身来坐在地上发呆,朋友也跑到了我身边,马上检查伤势。

    感谢小夏拍下我腾空跳车的一瞬间

          拉萨最近天气阴沉,难得有个大晴天,李子和小夏过来叫我去山上给野兔下套,上次他去拉萨河对面山上骑行的时候发现有不少野兔。我好久没出去活动活动就动心了,准备了一下就出发。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山下,开始爬坡。小夏骑山地,车身轻便,打头冲锋;李子骑的是速降,我的是软降,车身都很重,在后面慢慢爬,最后两公里的陡坡我们只能推行。一路上穿过两个小村庄,前几天下的雪给远处的山披上银装,风景还算不错,十公里的上坡爬的不算太累。

          来到半山腰,把车推进山沟里藏好我们就开始布套。套很好做,用细软的铁丝箍成比兔子头稍大的圈子,穿上胡萝卜,打上活扣,只要兔子吃完胡萝卜往前一走就会进套,越挣扎套子就越紧。就这样我们漫山遍野的下了五十多个套,还看到了三四只野兔。

          下完套我们就下山。上山我和李子爬的慢,下山我们的车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,避震好,轮胎宽,乱石堆成的路面也不怕。我是第一次骑这辆车,第一次发现这车下山速降这么爽,避震很舒服,就开始有点忘我,速度也越来越快。我骑车技术不好,以前下山他们都要在山下等我五分钟以上。虽然这次很快就看不到他们两个的身影,但对我来说车速已经很快了,当时自己也有感觉车快要失控了,减了减速,继续飞驰。转过一个弯,看到李子和小夏站在那里休息,小夏还拿相机拍照,控制了一下速度,准备在下面的缓坡停下来休息一下,手都被震麻了。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半米多的落差,当时脑子里就浮现刚才上山时李子说的上次也在这里走错路线,然后推把下去的,差点就摔了。想完这些就发生了本文开头那一幕。李子和小夏过来后,我开始感到额头有点痛,脸上还有液体流下来,一抹,还好不是血,是落地时眼睛受刺激后自我保护流的眼泪,额头只是擦破点皮,也没其他什么地方有痛感了。检查完外伤开始检查内伤,还好,手脚没扭伤,骨头也都没断,这才捡了帽子和眼镜站起来,起来以后才感到右腿膝盖以下痛,卷起裤腿一看,皮全破了,还发现双手没了感觉,过了五分钟才恢复过来,然后继续下山,下面还有8公里。

         回到风马,拿了双氧水给腿和额头消毒。看了小夏拍的照片,发现我空中姿态还是很优美的,大鹏展翅,不过是以给人磕头的姿势落地的。李子总结说,你是我见过摔的最惨,伤的最轻的。我说,明天你去收套,有兔子我也不吃了,不该做这杀生的事,这下得报应了。后来算了一下,我当时只有0.27秒来处理这个事情,以我的技术,做什么都来不及了。

          不过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幸运了。 脸着地,但是因为早上起来的时候头发翘了,就戴了帽子,结果落地的时候帽檐遮住了脸,才没出现满脸是血的惨状,虽然我也不靠脸吃饭,但是破相还是不好的;落地点好,如果一头磕在如图B点的石头上,那就完了;没有前空翻,不然摔到颈椎,我的下半生和下半身都完了。

          第二天起来,才感到除了伤口两个肩膀部位的酸痛。李子后来去收套,一只兔子也没有,幸好幸好,减轻了我一点罪孽。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