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转海明的文章

    2009-04-18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aoming1987-logs/38060484.html

          尼莫,昨天死了。

          上午,从店里回风马的时候,看见王芳姐一脸的焦急失望的神色,说:尼莫快不行了,可能会捱不过今天。

          我上了三楼的阳台,看见尼莫的前腿无力的撑着一直打着隔,身子抖得厉害。庭玮一直轻抚着它的头,尼莫的脖子僵硬的直伸着。看见我上来两只惊恐明亮的眼睛看着我。表情痛苦哀怨。我蹲下去抓挠着它的脖子。它最爱我抓挠它的那个部位。尼莫轻轻的把头靠在我的腿上,眼睛微闭。当时很难过,就想到了小的时候,我抱着它,和风马的客人们在客厅的火盆表聊天的时候,它傻傻的睡得很沉在我的双腿上。所有的客人都会爱惜的轮流的抱着两只小狗。尼莫是我最喜欢的。刚会走,刚会叫的时候,就觉得它是一直好狗,如果能长大的话,如果王芳姐不养的时候我会养它。从小它就表现的勇敢坚强执着。有时孤僻冷漠。有一条好狗应有的品质。可是,现在看着虚弱的它,我都不敢相信,它会像它的舅舅一样,在很小的时候就会死去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 那时,在给它改名字的时候,我就隐隐觉得改了的话不会太好。尼莫以前是叫阿福的。王芳姐为了纪念它的舅舅,就把它改叫尼莫了。我和庭玮只能无助的抚着尼莫的身体。捏捏它下垂的大耳朵,心里祈求它能挺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我不想看着尼莫死去,就回店里了,希望明天回到风马,看见尼莫会跑过来往我的身上扑。我一直祈祷,尼莫会好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 中午的时候,王芳姐打来电话,问我:石头在不?说要石头去买消毒液。我一听就知道尼莫没挺过来。表弟买了消毒液从风马回到店里和我说:尼莫也死了。我不想说话,只是看着外边。一会阿辉也来店里,说:以后再也别让他干这种事了,这是他第三次送小狗到拉萨河了。尼莫没有埋,阿辉把它放在拉萨河里,漂啊漂的,也不知漂向哪里。

          尼莫,一路走好。

    想想从尼莫和洋洋出生到我离开拉萨,因为偏爱洋洋,总会对洋洋好一点,也不知道是因为我这样还是尼莫的性格本是如此,它一直显得很孤独,丫头也从来不跟他玩,总是一个人在边上玩自己的。尼莫走好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